31小說網 > 伊利達雷魔影 > 405 卡利姆多的消息

405 卡利姆多的消息

“他去了?”

“去了。”

“他父親怎么說?”

“不太愿意。”

一男一女兩個精靈擁靠在一起站在戴索姆的后山上,此時能安然站在這里卻不被山后邪綠色的惡魔領地和黑色城墻內的邪能工廠嚇的發慌的精靈,恐怕就只有伊利達雷的主人和他的新婚妻子了。

他們遙望著索多里爾河的方向,在這里如果是平常人的話,只能透過朦朦朧朧的山霧看到河面的一絲痕跡,而在卡塞恩·日蝕的暗影視覺當中,他卻能清晰地看清楚山下整座斯坦索姆城里的每一個角落,連帶山那邊河谷里居住的那位圣騎士。

惡魔獵手對圣光能量的敏感程度不亞于任何一個亡靈天災。

“他應該不會愿意。”瑪蘭德輕聲說道:“提里奧·弗丁和他的兒子所面臨的處境太復雜了,親愛的。”

卡塞恩笑了笑說:“我以為弗丁是一個果斷堅決的人,他畢竟是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創始人之一。”

【31小說網 31xs.com】 “他確實是一個果斷堅決的戰士。”瑪蘭德說:“但他在獸人戰爭之后多次遭受聯盟的冷遇,險些被處決又被流放,現在他兒子又在臭名昭著的血色十字軍內擔任高級領袖,他很難處理自己的立場。”

“如果血色十字軍一直像巴納扎爾,澤內塔爾和瑪爾加尼斯掌控時的那樣狂熱無腦,或許提里奧做選擇還更簡單一些,那種情況下他一定會想辦法讓自己的兒子脫離十字軍,加入銀色黎明或者暴風城。”

“但現在,血色十字軍的勢力雖然經過諾森德一戰后遭到重創,但總歸是在恢復正常,作為洛丹倫唯一的遺脈,那位老騎士怎么好說血色十字軍和瓦里安·烏瑞恩的暴風王國哪個歸處更好呢?”

卡塞恩聽了瑪蘭德的話后點了點頭,說:“聽起來你很了解提里奧·弗丁這個人似的。”

“那是當然。”瑪蘭德有點驕傲地微笑起來,說:“別忘了我以前也是圣光的信徒,洛丹倫的主教阿隆索斯·法奧和我們曾經有幾次互相來往,說起來他與我相比還是后輩。”

“在他成立白銀之手騎士團時,我便了解了那幾位宣誓成為圣騎士的團員,沒想到他們的結局都不怎么好。”

卡塞恩將視線轉向山下的血色之城斯坦索姆,紅色的洛丹倫旗幟在幾乎每一個要塞和哨塔之上迎風飄揚,此時這里的瘟疫和幾乎燒遍整個城市熊熊烈火已經被徹底蕩清,在周圍逐漸變青的山巒和索多里爾河的襯托下,斯坦索姆這座巨城即使是仍然有許多焦黑的廢墟,也竟然有那么一絲暴風城的味道。

斯坦索姆畢竟曾經是一個有著超過三萬人的大城市,在整個洛丹倫大路上是僅次于洛丹倫王城的第二大城市,斯坦索姆的興盛時期甚至比暴風城還要繁華,尤其是在獸人戰爭時期暴風城被迫成為聯盟前線的那段時間,斯坦索姆收留了許多來自南方的難民規模到達頂峰。

“我們回去吧。”卡塞恩跟身旁的妻子說道:“不要讓血色十字軍的獅鷲騎士們察覺到我們的蹤跡。”

“不會。”

瑪蘭德似乎很篤定地應著,不過還是說:“既然你想回去,那我們就下去吧,反正泰蘭·弗丁已經離開了那座屋子,老弗丁想不想加入血色十字軍就看他自己的決定了。”

“聽著你的語氣……”卡塞恩瞇了迷眼,問:“血色十字軍不會還在你的掌控之下吧,你似乎對他們的動向都很清楚似的。”

“當然沒有了。”瑪蘭德睜大了眼,好像很驚訝似的說:“從我們開始全面進攻冰冠城塞開始我就已經放棄了對伊森利恩的掌控了,你覺得控制那些無面者是很簡單的事嗎?掌控一個幾萬人的組織,再同時與尤格-薩隆和它的眷族們周旋……目前對我來說還是太困難了。”

“是泰蘭·弗丁自己的意思”

“那我感覺自己摸到了你的能力上限。”卡塞恩壞笑著說:“半個古神的力量嘛……不過如此。”

瑪蘭德不客氣地說:“可惜艾澤拉斯上沒有一個足夠大,足夠空曠的地方給我們好好的來打一場,否則我真的要讓你見識見識我這幾百年的暗影知識沒有白學。”

“等我們進入扭曲虛空。”卡塞恩抱住瑪蘭德的腰,輕聲說:“我肯定讓你在我身邊哭著喊我停下。”

“呵。”瑪蘭德似乎讀出了另外一層意思,眼神中略帶不屑地哼了一聲向山下走去。

這時,一個影刃法師突然出現在兩人面前,他從奧術濃霧中走出來后半跪在了瑪蘭德的面前,說:“瑪蘭德女士,主人,我們收到了從塞拉摩傳來的消息,吉安娜女士希望幾日內前往芬利達爾見您一面。”

“她怎么來的這么勤?”

瑪蘭德回過頭來看向同樣一臉茫然的卡塞恩,卡塞恩則問道:“她要來做什么?”

影刃法師回答道:“是魔法信,大人,艾林妮絲女士本人收到了這封發往戴索姆的信,內容很少,但來得很快。”

“難道是達拉然的事?”

這句話剛問出來,卡塞恩自己就覺得不太合理了,吉安娜雖然在達拉然與肯瑞托里很有話語權,說話的分量很重,但她無論如何都是塞拉摩的領主,管不到達拉然的事。

他不久之后就要去銀月城參加與達拉然方面談判刺殺**的會議,達拉然的領袖羅寧與銀色盟約的首領溫蕾薩·風行者都還在銀月城,吉安娜不可能自己就做出什么決定。

“莫非……”

卡塞恩這么一說,瑪蘭德立刻幾乎是掐斷他的話道:“就算是她真的對你有什么好感,也不可能用這種辦法送信過來吧?送到艾林妮絲那里?”

“我相信她作為達拉然最優秀的法師之一,一定有隱秘的辦法讓你知道她的心意……”

“我不是這個意思,瑪蘭德。”卡塞恩滿臉的無奈,他解釋道:“是不是塞拉摩碰到什么麻煩了?”

聽到卡塞恩的猜測,瑪蘭德也覺得自己好像太小心眼了,她想了一會兒便想出了一個可能性。

“納沙塔爾?”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彩票选号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