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說網 > 香港1968 > 281【祭拜】

281【祭拜】

1971年的一月,香港不光股市繁榮熱鬧,街頭巷尾也都慢慢的充斥著即將步入新年的喜悅。

九龍塘霍家豪宅。

一大早,霍耀文便被樓下的吵鬧聲給吵醒,打著哈欠換好衣服洗漱一番后,下了樓一看,這才發現舅公一家、大爺爺一家、還有三伯霍成光和堂妹霍秀芬等人全來了。

舅公和大爺爺笑道:“耀文起來了!”

“耀文表哥早上好。”

張婉君立馬起身說了一句,旁邊的霍秀芬也是站起來說:“堂哥好。”

霍耀文剛起床沒多久,還有點發蒙,只是迷糊的跟眾人一一回應。

等都問好以后,霍耀文掃了眼屋子,發現母親在廚房,立馬溜了進去,問道:“媽,今天什么日子?舅公和大爺爺他們怎么來了?”

“噓!”霍母立馬捂住兒子的嘴巴,白了他一眼道:“你難道忘記了?今天是你爺爺的忌日。”

“已經十三號了嗎?”霍耀文霎時睜大眼睛。

每年1月13號都是爺爺霍宗雄的忌日,這麼大的事情霍耀文怎么可能會忘,只是昨天夜里面忙著把《洪荒》最后一點稿子給寫完,忙活到夜里三點多才睡覺,今天一大早又被吵醒,難免有些腦子不清醒、迷糊。

“昨夜讓你早點休息,早點休息,你非不聽!”

霍母心疼兒子昨日熬夜,說道:“不行你先上樓再睡一會兒?等到了九點祭祀開始的時候我喊你?”

霍耀文搖搖頭:“那倒不用,媽上次買的咖啡在那?我喝一杯。”

開玩笑,外面親戚都在,這會兒上樓睡覺,豈不是找罵!

“那好,你先出去,媽幫你找找,待會泡一杯給你。”

“嗯。”

霍耀文點頭出了廚房。

此刻大廳內一大家子都圍坐在一塊聊著天,阿高興壞了,手上抱著堂哥霍耀祖快二歲的兒子,舍不得撒手,到了她這年紀,最愛小孩子了。當看到霍耀文從廚房出來,板著臉說:“耀文啊,你看你堂哥只比你大五歲,現在孩子都快兩歲了。”

霍婷婷、張婉君和霍秀芬這三個丫頭,聽到阿催促,各個捂著嘴偷笑。

“阿,你剛剛也說了,耀祖哥比我大五歲,我不著急的。”霍耀文一聽到這話頓時有些頭疼,只好拿出慣用的伎倆想要搪塞過去。

可這會兒抱著侄子的兒子,阿強硬道:“你跟安娜不是拍拖快有兩年了嗎?不行的話,就抓緊結婚生一個,我看安娜那孩子挺好的,別看是個鬼妹,可不僅有文化,還長的漂亮,人又和善,是個良配。”

張婉君本來還在笑的嘴臉,一下子垮了下來。

霍耀文說道:“最近安娜家里有點事,我過段時間還要去一趟英國看看她。”

“是嗎?安娜沒什么事吧!”阿一聽有些擔憂的問,她對安娜的感官不錯,挺有好感的。

“沒什么事,等過幾天學校正式放假了,我也就得空過去一趟了。”霍耀文之前早就想飛英國去看看安娜了,只不過學校的事情,再加上港大上市,還有基金會和公司的事情一直耽擱著,最近好不容易才能騰出時間去一趟。

這時,舅公說:“姐,等會兒祭拜宗雄姐夫……”

看舅公找阿聊天,霍耀文下意識地松了口氣,一邊的張婉君走www.31xs.com近道:“耀文表哥,我最近寫好了《解憂雜貨鋪》第二部,你要不要幫我看一看?”

“寫好了?這么快?”霍耀文有些詫異。

“嗯,說起來這個故事倒也得心應手。”

張婉君面容如花的笑道:“之前不是一直在幫《文學世界》雜志寫專欄嗎?好多讀者都有來信問我一些問題,不少信的內容跟表哥你的故事都很相仿,我寫起來也方便不少。”

解憂雜貨鋪第二部基本上是維持了東野圭吾的原著主題,只不過把里面的背景放到了香港來,而且故事也大不相同,跟第一部也有所串聯。

霍耀文喝了一口母親送來的咖啡,笑了笑說道:“好啊,等會兒祭拜結束了我幫你看看。”

“嗯。”張婉君高興的甜滋滋的美了起來。

半個小時后。

一家人都圍聚在外面的小花園內。

一張長桌上,擺放了一個香爐,兩個白色蠟燭和一些貢品,正中間放著爺爺霍宗雄的牌位以及當年參軍時寄信回家的一張軍裝照。

不得不說霍家人的基因都很好,霍耀文英俊不提,霍成才哪怕已經中年了,可也算是個帥大叔,而爺爺霍宗雄外貌雖然比不了孫兒,可照片中身著軍裝的他,濃眉大眼,五官端正,倒是英武不凡,頗具氣勢。

霍成才拿起點燃的三炷香,走上前一步,行了三禮,跪下來道:“子霍成才,協妻子霍李氏、兒子霍耀文、女兒霍婷婷……”

祭拜的規矩跟往年一樣,只不過這次來的人有點多,舅公一家人還有大爺爺一家人。

阿在一旁淚眼婆娑地拿著手帕抹著眼淚,張婉君、霍秀芬,還有大奶奶等人在一旁安慰。

大爺爺霍宗明看著宗弟的遺像,不由嘆了口氣道:“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老家看看。”

舅公跟著嘆息道:“說起來,已經離家快三十載了,也不知道宗族親朋們過的如何。”

祭拜結束起身的霍耀文聽到二位老人的話,沒有多言語,距離改革開放也就七八年的光景,想來依照二老的身體,是能夠回中山老家看看的。

這時,阿也哭好了,帶著點沙啞的聲音說道:“好了,耀文你幫把爺爺的牌位和遺像給拿回我屋子去,大家準備準備開席吃飯了。”

等一家人吃完飯,張婉君就迫不及待的從包里拿出寫好的稿子,拉著霍耀文上了三樓的書房。

張婉君捧著一大疊書稿,眼巴巴的說道:“表哥,你幫我看看寫的如何!”

“好!”霍耀文接過稿子慢慢的認真的看了起來。

良久,當看完第一個故事后,霍耀文琢磨了一下,說道:“寫的還是很不錯的,只不過還是要修改一下,這個不再是之前那個愛情故事了,而是一個溫馨的故事。對話沒必要那么的含蓄……”

“嗯,知道了表哥。”一番長談下,張婉君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反正在她看來,好不容易能夠跟表哥獨處,多待一會兒也是好的。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彩票选号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