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說網 > 紅龍大君 > 第七百一十五章 歐姆

第七百一十五章 歐姆

“奧克蘭!你發什么呆呢?”

對于黑臉大個的詢問,奧克蘭笑笑沒有立刻答話,就在幾秒鐘前,他收到了來自卡特琳娜的定位提醒。

這個不乖的未婚妻,想來是遇到搞不定的麻煩,萬般無奈之下,只能找他來幫忙了。

“我有些私事需要處理,歐姆你跟我來。”奧克蘭敷衍的解釋一句,同時對自己看好的【31小說網 31xs.com】小弟招了招手,后者點頭表示明白。

黑臉大個對此沒有阻擾,他雖然是名義上的隊長,但能管的也只有那些馬仔小弟,其余人和他都是一個圈子里的。

給你面子讓你當隊長,可不代表你能使喚我們,這個道理黑臉大個心里清楚。

從手環中放出自己的小型飛船,這是卡特琳娜老爹送的,整顆深銀星僅此一艘,各方面性能都是最頂尖的,甚至趕得上他們國王的座駕了。

經過身份信息識別后,銀白色的艙門緩緩降下,奧克蘭帶頭走了進去,直接坐到駕駛位上。

除非是嚴肅的重要場合,否則他是不會安排司機的,飆船是他為數不多的愛好之一,為此還參加過世界錦標賽,可惜最好的名次也只是第四。

引擎點火,飛船懸浮升起,馬力直接拉到最大,化作一道銀色流光,消失在了遠方天際。

黑臉大個收回視線,他朝眾人揮了下手,示意大伙繼續前進。

他們是一支由九個菜鳥新人組成的狩獵隊,主要目標是智械,其次是天降者,人類什么的不值錢。

………

飛船是從北歐出發的,畢竟只是日常交通工具,想要抵達金陵,不花點時間是不可能的。

手動操作了個把多鐘頭,奧克蘭有些乏了,設置完自動導航后,他輕輕按了按眼球,調整靠背角度,躺在上面打起了盹。

后座的歐姆是十六左右的半大小子,他是個人、精混血的半精靈,目前跟人類母親和人類繼父一塊生活,家庭貧困性格內向,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有還算可以顏值。

但深銀星的主體居民是精靈,這是個整體顏值遠超平均線的種族,因此他唯一的優勢也蕩然無存。

若非收到一封古怪郵件,他的未來大概就是苦逼打工,攢錢買房娶媳婦,讓自己的孩子再重復一遍他的人生,直到奇跡或者厄運降臨。

歐姆坐在窗邊愣愣的發著呆,過了十多分鐘后,他扭頭看向前方,那是正對著他的另一排座位,再過去是獨立出來的駕駛室,奧克蘭就在里頭睡覺。

經過三次任務時間的相處,他能確認對方是個利己主義者,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那種,與好人絕對沾不上邊。

說實話,他不喜歡與這種人相處,但對方出手格外大方,對一個窮小子來說這是致命的,他沒能忍住金錢帶來的誘惑,甘愿給人家當起了小弟。

“咔啦咔啦~”

拳頭被歐姆捏的嘎吱作響,他決定任務結束后就與奧克蘭撇清關系。

這種樂色的下場一般都很凄慘。

噢!拿了我的錢,現在嫌我不是好東西,想要拍拍屁股走人,這世上有這么美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緩緩流淌,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飛船已進入華國境內,剛剛還清理掉一批攔截他們的無人機。

給自己滿上一杯矮人烈酒,奧克蘭小小的抿了一口,短暫的火焰灼燒感過后,是一股發自靈魂的清涼與舒爽。

“唔~”

享受般的發出一聲感嘆,奧克蘭將酒瓶拋給歐姆,墨綠色的玻璃瓶難以一手抓下,非常符合矮人粗、大的設計美感。

“學校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回去后搬出來住吧,要是再不離開,我恐怕就要去監獄撈你了。”奧克蘭開著玩笑打趣道。

歐姆和他酒鬼繼父的關系很差,三天兩頭要挨揍,他媽也從來不管,若不是有法律約束,恐怕早把他丟了。

以前的歐姆只是個沒有力量的普通半精靈,還未成年的小屁孩,面對胳膊比他大腿還粗的繼父,除了抱頭痛哭和逃跑外什么都做不了。

但現在不同了,他用一只手就能將對方按在地上抹,新仇舊恨一起算,盛怒之下把他繼父打死也不是不可能,到時候奧克蘭真得去監獄撈人了。

歐姆明白他的意思,輕輕點了下頭后,想要將心里話說出來,可真到這一步卻始終無法開口。

對面這個家伙的確不是好人,但對他這個小弟真的沒話說,票子車子馬子要什么有什么,簡直比親爹還親,雖然他連自己親爹叫啥都不知道。

“怎么不說話?有心事?”奧克蘭端著酒杯好奇問道。

歐姆搖了搖頭,現編謊話:“人有點不舒服。”

“那你休息會兒吧,到地方了我再叫你。”奧克蘭說罷,獨自一人品起了酒。

………

山頂上懸崖邊,藍恬可憐巴巴的看著凱恩:“山上風大,咱…咱們還是下去吧。”

“你不是說要學飛嗎?這就慫了?放心~以你現在的體質,這點高度是摔不死的,頂多斷幾根骨頭,睡上一晚就好了。”

“好吧。”藍恬違心的答應了,主要是她看明白了凱恩的眼神。

對方表達的意思是:你如果不下去,我就踹你下去,自己選吧~

張開附著鱗片的巨大翅膀,藍恬閉上眼睛不敢往下看,連續三個深呼吸后,在凱恩不耐煩的催促下縱身一躍。

“啊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劃破了寂靜的夜空,藍恬胡亂地拍打著翅膀,然而起到的作用幾乎為零,她在空中無處借力,除了筆直墜落外無第二種可能。

撞擊聲很快傳到凱恩耳中,他臉上沒什么表情,這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想靠翅膀飛起來是不可能的,最多起到一個滑翔的作用。

之所以這么做,只是想讓少女明白一件事,她的身體結實的很,一般的作死要不了她的命,可以放心大膽的隨意折騰。

“唉喲呦呦……”

少女疼得哇哇亂叫,趴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藍恬的運氣有點背,著陸點有塊突起的巖石,與她右半邊屁股來了個親密接觸,現在都腫起來了,一邊大一邊小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在她前方不遠處的大樹上,此刻正蹲著一只小松鼠,它本來在樹洞里打盹,結果睡著睡著,外頭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嚇得它一咕嚕就爬了起來。

然后就看見一個長著翅膀的兩腳獸,因為模樣實在怪異,小家伙就我瞅了兩眼。

“吱吱!”

“咚!”

“誰打我?”藍恬捂著腦袋怪叫一聲,另一只手在地上胡亂扒拉,找到枚指甲蓋大小的果核,具體是啥品種就不清楚了。

“吱吱!”

小松鼠在樹干上胡亂蹦,成功吸引了藍恬的注意力,她迷茫的抬起腦袋,依托明亮的月光,看見了那道巴掌大的身影。

“連松鼠都欺負我。”少女郁悶的想要哭,結果剛醞釀好情緒準備釋放一波時,頭頂突然傳來了奇怪的轟鳴聲,像是機器發出來的。

這讓她心頭不由一緊,于是瞬間切換狀態,從柔弱少女變成了擁有八塊腹肌的猛男!

來者正是奧克蘭和歐姆,在引擎熄滅的同時,飛船也退出了隱形模式。

他們這一路飛來可不輕松,無人機、防空炮、巡航導彈、攔截光束……全他喵的吃了一遍,要不是飛船結實耐草,早他嗎在空中解體了。

“該死的智械,早晚有一天要拆光你們……”

奧克蘭口吐芬芳,整了整自己的衣領,率先下到地面,矮了他一個頭的歐姆緊跟其后。

藍恬躲藏在草叢中,雖然隔得比較遠看不清面貌,但除了卡特琳娜的未婚夫外,還會有誰大半夜的來這鬼地方?

“拿著你的光劍去會會他們。”凱恩又如鬼魅般出現在少女身后,嚇得她差點叫出聲來。

“人嚇人會嚇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凱恩直接無視這句話,抬了抬下巴催促道:“快去!”

少女不爽的撇撇嘴,對此倒是沒有推脫,打架什么的她可不慫,正好早就手癢了,而且還可以借此機會,釋放被凱恩欺負積攢下來的郁悶。

………

“噓!”

口哨聲在黑夜中特別清晰,正往基地入口走的兩人齊齊停住腳步,奧克蘭皺眉問道:“有人在吹口哨?”

歐姆指著身后的黑暗回道:“嗯,我也聽見了,像是從我們后面傳來的。”

“走,過去看看。”

兩人取出各自的武器,奧克蘭的是把多功能手槍,歐姆的則是把銀色直劍,上面銘刻著各種符文,光看賣相就知道不一般。

作為小弟,自然是要走在前面的,歐姆持劍在前開道,左手拳頭緊握時刻準備激活護盾發生器,那是個微型手環,防御力一般勝在速度快。

兩人走了不到十米,便在黑夜中看見一道藍光,正向他們緩慢靠近。

“等離子光劍。”奧克蘭主動解說,跟著便抬起手開了一槍,根本就不管對方是何人,先他嗎的打了再說。

“biu!biu!biu……”

十多道粒子束分散著射向了藍恬,她沒有選擇躲閃,或者說根本躲不了,還好少女對此早有準備,走過來時一直用翅膀擋在面前,就跟兩面大盾牌一樣。

看似很厲害的光束打在上面,也就稍微有點刺痛,勉強稱得上是撓癢癢,這一點是藍恬都沒想到的。

“好…好厲害。”

少女驚訝的摸了把光滑的鱗片,觸感溫潤如玉很是舒服。

見攻擊似乎沒起到效果,奧克蘭雙眉一擰,他隱約有種猜測,自己的未婚妻或許沒遇到麻煩,而是故意把他引來想要弄死他,眼前的人就是幫手,還好他也并非孤身一人。

“真是不乖啊,卡特琳娜!”

奧克蘭在心底冷笑一聲,輕輕拍了拍歐姆的肩膀,給他說道:“這是敵人,下手別留情。”

“嗯。”歐姆依舊言簡意賅,他緊了緊手里的劍,緊接著一個箭步躥了出去,打算與敵人近身纏斗。

月光明亮,距離拉近之后,歐姆看清了敵人的樣子,頓時就吃了一驚:“啥玩意兒?”

畢竟是晚上,月光再亮也有限度,再加上兩人間還有點距離,因此他沒認出來那是翅膀。

藍恬從翅膀縫隙間往前瞄了眼,隱約間看見個和她年紀差不多大的人,手里同樣拿著把劍。

“嗯哼!”少女清了清嗓子,打算先來段開場白,她從卡特琳娜那里得知,天降者是聽得懂地球語言的。

“你……”

然而藍恬剛開口,歐姆就沖了上來,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直接就是一個咸魚突刺,頂得她后退幾步。

“叮!”

火花迸射間,鱗片上出現了一道劃痕,畢竟不是真正的龍鱗。

這是自己的翅膀,少女能清晰感受到劃痕的長、寬、深,她頓時心疼的不行,當場就炸毛了,大叫著你居然敢劃壞我翅膀,抄起光劍就和歐姆砍在了一塊。

這邊打起來了,另一邊自然不會閑著,凱恩穿著金底紅邊騎士甲從天而降,將奧克蘭和歐姆從中隔開。

“果然還有一個!卡特琳娜就真那么想要我死?”奧克蘭完全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還以為一切盡在掌握,說話不疾不徐。

凱恩靜靜的看著對方裝逼,他現在在思考一件事,或許那個用劍的半精靈更合適頂替,眼前這家伙是個公子哥,家里的背景比較麻煩。

他只是來找地方睡覺的,并不想與當地勢力對上。

“嗯……還是待會再問問看吧。”凱恩有了決斷,保險起見先不殺對方,打個半死就行,不然萬一半精靈的身份更敏感那就草蛋了。

在凱恩思索之時,奧克蘭已將槍收好,他脫掉上身的外套,露出里頭的白色t恤,以及綁在腰上的古怪腰帶,造型酷似鎧甲勇士那種。

“哼!”奧克蘭對凱恩微微一笑,手指在腰帶中間的圓環處輕輕一點,納米戰甲便以極快的速度覆蓋了他全身。

“阿斯蘭,掃描他的身份信息。”

“好的。”

阿斯蘭是奧克蘭給人工智能起的名字,同時也是他已故的弟弟。

戰甲的掃描速度可比手機快的多,奧克蘭的臉色瞬間黑成鍋底。

“表子!居然找來了一頭龍。”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彩票选号软件